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外动态

大马有望达成预期增长 财长:复苏风险未解除

2022.08.11

(吉隆坡6日讯)尽管就整体经济数据而言,马来西亚的复苏已渐入佳境,但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警告,在全球经济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复苏仍面临风险。他指出,数据说明一切,大马在今年季度表现强劲,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5%,以及我国有望在2022年实现5.3%至6.3%的GDP增长。他今日为2022年大马学生领袖峰会发表主题演讲时说:“与此同时,失业率在2022年5月和6月均下降至3.9%,呈现连续14个月下降的趋势。”东姑扎夫鲁说,贸易数据显示,自2021年2月以来,已连续16个月录得双位数增长,这说明贸易表现亦保持弹性,并维持增长势头。“随著大马经济有系统的重新开放,内部和外部需求持续扩大,以及失业率下降,外国投资者也对大马的前景越来越有信心。所有这些数据,更不用说交通拥堵和食肆爆满的景象重现,都在在表明我们第二季度的GDP数字可能是强劲的,这将进一步印证我们将大马拉回复苏正轨的政策。”不过,他说,大马也面临复苏的风险和挑战,例如受到旷日持久的俄乌冲突的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和供应链中断,导致全球通胀率上升。“我们在2022年6月的通胀率攀升至一年高位达3.4%,以及6月份的食品通胀率为6.1%。”东姑扎夫鲁提到,政府设法通过对特定关键商品的补贴和价格上限措施,抵御这方面的冲击。他说,随著全球尤其是美国和欧洲主要经济体的通胀率高于预期引发货币政策收紧、中国经济部分受新冠清零政策影响而放缓,以及俄乌战争所衍生的外围影响,已导致全球增长放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将大马的增长预测从5.6%下调至5.1%,低于我们官方预测的5.3%至6.3%。在这方面,我们仍乐观认为,我们将能够守住我们的官方预测。”东姑扎夫鲁说,迄今为止,美联储累计加息225个基点,已导致包括令吉在内的多种货币走弱。“美国陷入衰退的风险,不管是否属于技术性,都使得全球前景更加黯淡。”他强调,新的新冠变异株和亚型株的风险仍存在,大马和世界其他国家必须为下一波全球大流行做好准备,可能需要更多的关注预防措施,而不是治疗措施。新闻来源: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ation/2022/08/06/504051 ...

《2022-2026金融领域大蓝图》-诺珊霞:鉴定5大措施-融资大马经济转型

2022.01.26

(吉隆坡24日讯)国家银行放眼新推介的《2022至2026年金融领域大蓝图》将带动金融领域变得更为弹性和稳定,以扶持国家转型至下一个发展阶段。国行总裁丹斯里诺珊霞在“2022年大马金融科技周”致辞时表示,国行已鉴定5大优先措施,即融资大马经济转型、提高家庭和商业的财务状况、推动金融领域数字化、部署金融系统来促进和有序过渡至绿色经济,以及通过伊斯兰金融的领导地位来提高价值基准融资来促进金融系统取得长期增长、有利于地球健康和共享繁荣。“虽然制定大蓝图工作艰巨,但将愿景变成现实是我们更重大的考验。随著国家已进入新发展阶段,这需要我们跳出框框去工作和思考。我们的愿望和信念是金融领域将在未来几年继续为国家提供良好服务,并继续做好改善当前人民福祉,以及未来时代福祉的工作。”她说,在经过20年发展奠定强而有力的基础后,金融领域将在引领领域转型和改变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国家银行致力于创造出更大的市场活力条件,以应对经济和社会不断变化的需求,这需要金融体系出现更多和多元化的参与者,以在明确参数内促进领域的健康竞争和创新,同时贯彻谨慎和负责任行为。”她说,新金融领域大蓝图的目标在于金融服务必须帮助人民和企业增加财富、促进贸易与商业,以及建立起弹性。“金融领域必须帮助管理金融风险,以及包括气候与环境相关风险等不利事件,从而达到持久繁荣的目标。”因此,诺珊霞认为,新金融领域大蓝图力求将金融领域与国家愿望保持一致,不仅要帮助大马成为高增值和高收入经济体,同时要为更具活力、包容性和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奠定坚实基础。诺珊霞是在今日陪同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共同推介《2022年至2026年金融领域大蓝图》。3阶段探索数字货币国家银行目前没有任何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digital currency,CBDC)的立即计划,但已经通过分3个阶段的概念验证(Proof-Of-Concept,POC)展开针对CBDC的研究和探索。国家银行在《2022至2026年金融领域大蓝图》中表示,目前的金融体系继续支持经济运行,而现有的货币和金融政策工具继续有效维护货币和金融稳定。此外,包括即时零售支付平台(Real-time Retail Payments Platform,RPP)在内的国内支付系统继续安全高效地支持个人和企业的需求,并促进向数字支付的迁移。尽管如此,国行认识到扩大对CBDC的内部理解和能力的重要性。这将有两个主要好处,即更明确了解CBDC发行对大马的好处、对货币和金融稳定的潜在风险和影响,以及适当的CBDC设计和控制以确保风险得到充份发挥减轻;同时,从中充份了解建立和营运CBDC平台的技术,以供在将来一旦需要实施时可派上用场。对CBDC好处持开放态度为此,国行已经通过分3个阶段的POC开始了将持续多年的CBDC探索。此POC旨在探索CBDC的潜能,将与利益相关者合作完成,包括促进有兴趣的业者参与POC。阶段是2021-2022年,通过邓巴项目(Project Dunbar)进行跨境批发CBDC研究;第二阶段是2022-2023年,探讨国内批发CBDC,探索使用CBDC和分布式账本技术(DLT)的创新解决方案,以增强和面向未来的即时电子转账目系统(RENTAS);以及第三阶段是2023年之后,探讨国内零售CBDC,以促进创新和增强零售支付多样性和弹性。另一方面,国行助理总裁阿德南再拉尼对《The Edge》表示,国行对于CBDC可带来的好处持开放态度。“我们对创新非常开放,我认为这是我们的起点。我们会审视这些发展,并尝试看看它们是否可以提供一些新的东西来增强我们的系统。”“我们正在与邓巴项目中其他几家中央银行进行国际合作,研究如何利用一个共享平台进行跨境支付。”大马是在去年9月与国际结算银行,澳洲、新加坡与南非携手展开“邓巴项目”,旨在开发一个通用原型平台,以探讨运用不同中行数字货币进行国际结算交易的可能。阿德南表示,“我们首先探讨跨境支付,然后才关注国内的批发支付,甚至可能最终转向零售支付。”“但我们已拥有相当高效的支付基础设施。我们还不知道CBDC是否最终能达致更佳效果,但希望通过多年的CBDC探索来得出结果。”阿德南指出,CBDC可能有一些好处,但在现阶段很难将其视为可以取代货币支付系统。“相反的,它可以补充现有系统。”“话虽如此,考虑到所花费的时间和所涉及的成本,跨境支付肯定有一些明显的好处,因此CBDC可能能够产生一些直接的好处。”他指出,一些国家已将加密货币作为其国内系统的一部份。这些国家包括选择创建本身CBDC的尼日利亚和厄瓜多尔,以及世界上首个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萨尔瓦多。尽管一些国家采取了大胆举措推行加密货币,但阿德南表示,国行正在寻求更好地了解CBDC的实际潜能。他补充说,这本质上是属于非常探索性的,国行尚未看到任何明显的好处——这是国行去年12月宣布没有计划立即发行CBDC的一个原因。...